荧光桃红

微博@Fluorescence-pink

相似了,怎么我的圈一个比一个冷

【Jercy】丘比特说爱是战争 2

“你觉得那是什么?是魔兽还是哪个神?”波西大力挥着自己的袖子,想把上面沾着的呕吐物甩掉,“恶,哥们,我觉得你这套衣服可能不能要了。”

“我不知道,咱们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东西。至于那件衣服,算了吧,谁让我们倒霉呢。”

“真可惜,我还挺喜欢这套衣服的,毕竟它是——”

“——蓝色的。”伊阿宋说。

“哦,你知道我要说什么。”波西揉揉自己的鼻子,他对蓝色的偏爱已经深入骨髓了。

“我们偏离话题了。”伊阿宋说。

“你觉得那是某种幽灵吗?”

“不像是,他并没有给我那种邪恶的感觉。”伊阿宋说,但他对那个被押送上车的家伙有某种异样的熟悉,就好像他应该知道那是谁一样。

波西在旁边列举出几个可能的猜想。

伊阿宋不能排除其中的任何一个,在沉思中,他的视线渐渐滑里到远处的花卉商店。那些成捆的玫瑰在夕阳下发出近似燃烧般的色泽,让爱心形的装饰物看起来有些多余。爱心。一些回忆掠过他的脑海。

“我好像知道那是什么了。”

“什么?”

“是丘比特。”

“你说的是那个光着屁股拉弓射箭的天使宝宝?”

“那是大众对丘比特的一种误解,他实际上是一个疯疯癫癫的家伙。”伊阿宋和丘比特的会面可称不上愉快,那时波西还在塔塔勒斯做半神烤肉,他不想点明这一点,他知道那段回忆对波西来说是噩梦。

“我们可见过不少疯狂的神明,活得太长就会让人有这种精神方面的困扰。”

“是的。”伊阿宋想起了像一个疯狂的气象广播员的埃俄罗斯,“丘比特对爱情的认知非同寻常,往婚礼食品里加大麻是他会做的事情。”

“他认为爱情该是什么样的?我还以为所有爱神都应该像阿芙洛狄忒一样呢。”

“你知道法沃尼乌斯和雅辛托斯的故事吗?”

波西努力地在自己的脑海里搜寻着和着两个人名有关的信息。比起那些光辉的英雄故事,这段神话听起来更像是八卦闲谈。 

“法沃尼乌斯因为嫉妒,在雅辛托斯和阿波罗游戏时改变风向,让铁饼砸死了雅辛托斯。”

“丘比特认为法沃尼斯的嫉妒来源于伟大的爱,他宽恕了他。”

“我只能说被神看上的凡人倒霉透了。”波西说,然后他又意识到了这就是他们出生的本源。

伊阿宋没有说话。

“我很抱歉。”波西说。

伊阿宋抱住他,他能闻到波西后颈裸露的皮肤上透出的海水的味道,波西伸出手臂回应着他的拥抱。

“呃,我没事,”伊阿宋扬起眉毛,“你说得很对,我只是在想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气氛全被你毁了。”波西一把推开伊阿宋,但这种戏码很常见,自从他们开始约会以后,他们有时就会忘记他们在约会,“所以,你想到办法了吗?”

“诸神在上,朱庇特营可从来没教过我咋从警局里营救一个神出来。”他根本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堂堂神明要他们两个半神去救,丘比特可以直接把那些凡人烧成灰烬。

“解决问题只有两种方法,我们要不来软的要不来硬的。”

“嗯哼?”

“第一种,我们把那家伙保释出来。”

“排除。这简直比在没有朱诺的插手下让我入学还难。”

“好吧,那我就直接说第二种了,我们去劫押运车。”

“哇哦,还真是挺强硬的。”伊阿宋说,“但可以一试。”

“你知道我们有动物外援吧。”波西说,虽然那严格上讲并不是动物。

“暴风雪!”伊阿宋召唤他的战马。

一开始并无反应,可接着从远处刮来一阵在夏日夜晚并不常见的凉风,波西拨开吹到脸上的头发,气流在他们眼前卷曲变形,变成一匹健壮的战马。

“上来,波西。”伊阿宋的手里抓着由云雾构成的缰绳。

波西跳上马,在没有提醒的情况下就抱住了伊阿宋的腰,他知道暴风雪跑起来会有多快。

“你变壮了!”波西说,他胳膊下的肌肉比起他们上次见面结实了不止一点。

伊阿的笑声消散在暴风雪奔跑所激起的飓风中。

“我们到了。”伊阿宋说,他们盘旋在两百米处的高空,街道上的警车看起来像一只甲虫。

“我们的计划是,我到下面引爆消防栓,你骑着暴风雪把丘比特抓上来。”波西比划了几下。

伊阿宋点点头,即将施行的计划让他的肾上腺素飙升,他放松缰绳,暴风雪飞速地向下俯冲,伊阿宋把波西放在街道边的灌木丛里,然后有骑着暴风侠在上空悬浮,等待着最佳时机。

警车在警局的路边停下了,车门打开,一个警员押着丘比特下了车。波西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他知道现在就是最佳时机。

当他集中精神感受那些水流时,一种激荡的欲望在他的血管中奔涌。

在一声巨响后,水像火山爆发一般从消防栓中喷出。波西控制着那些水全部向警员的脸涌去。

“见鬼!”那个警员边骂着边躲避着那些疯狂的水花,

伊阿宋立刻命令暴风雪下降,当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伊阿宋一把揽住站在原地的丘比特,费力地把他拉到马上。不过他可不敢吐槽丘比特的体重,免得自己被诅咒孤独终老之类的。

“站住!”另一个刚从警车里钻出来的警察喊道。

伊阿宋不知道他在迷雾的遮盖下看到了什么,他向那个暴怒的警察打了一个响指,接着那位老兄的表情变得迷茫起来。

他本来没期待他的迷雾响指可以奏效的,但既然成功,他就该抓住机会开溜了。

“海王!”他没傻到这个时候还要叫波西的大名。

波西飞奔着跨越灌木丛,抓住伊阿宋伸出的手,一股气流托着他坐到暴风雪的背上。

暴风雪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嘶鸣。

“伙计,再忍一下,我们离开这里就好。”伊阿宋安慰自己的坐骑说。


如果你要问波西乘坐一匹由云雾构成的马是什么感觉,那他只能告诉你有点挤。但不管怎样,他们落地了。

在他们触地的瞬间,暴风雪化作气流消散,它实在无法忍受一次承载三个人的重量。

“所以,你就是丘比特?”波西问道。

那个看起来有几分神经质的爱神抬头盯了他一眼,让波西心里毛毛的。

“那些凡人在寻求真爱,”他开口说话了,声音浑厚低沉,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他们又玩弄爱情,自相矛盾,愚蠢。爱情不是随时抽身的游戏!”丘比特发出大吼,周围的空气随之变得躁动不安,这让波西和伊阿宋觉得他们刚才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

“宙斯和波塞冬的孩子,这只是一个考验。向我证明你们是彼此的真爱,别再心存侥幸,这是战争!”

他的身上爆发出灼热的光芒,伊阿宋和波西紧紧地闭上眼睛。

当光热散失时,他们发现自己处于另一个地方,一个陌生的战场。

【Jercy】丘比特说爱是战争1


简介:

伊阿宋和波西以为他们会有一次完美的假期,直到他们又又又一次卷入神仙老爷的破事中。


马特琳娜喜欢住在她隔壁的那个叫伊阿宋的小伙子,她是说,谁会不喜欢一个会在冬天时帮自己铲雪的好邻居呢。

尤其是最近他的黑发绿眼的男朋友来找他玩时,多么可爱的一对小情侣啊。

当她第一次见到波西的时候,说实在的,她猜测波西是个问题少年,蓬乱的黑发,闪烁的海绿色眼睛,那种“我一定被学校开除过”的神情,但她很快就为自己的以貌取人感到抱歉了,波西绝对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所以她才会在自己的婚礼上邀请这对男孩。


伊阿宋在这个假期前刚完成了自己的SAT,而波西已经结束了自己的大一了。他们约定一起过一整个假期,甩开令人头痛的作业。


“你一定为高中交了不少学费吧。”波西翻看着茶几上装帧精美的毕业相册,同时用手指戳着照片上伊阿宋的脸颊。

“你其实是想问我是从哪搞来的钱吧。”伊阿宋摆出一副看穿你了的样子。

“我就是这个意思,你的毕业相册上甚至镶了金边。”波西把那本相册提了起来,表情夸张。

“事实上,我求助了康纳和特拉维斯。在没有赫拉的插手下,让一个从来没有过学习经历的人入学高中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很有钱。”

“所以康纳和特拉维斯把你变成了富豪?”

“呃,差不多吧,他们直接在eBay上给我转了一笔巨款。”

“你知道他们偷偷拿德拉克马换凡人货币吗?毕竟那都是货真价实的金子。”

“我不知道。”但伊阿宋的语气表明他一定知道。

“诸神在上,你还是我认识的伊阿宋·格雷斯吗?”

“执政官大人,你也一样。再说,他们也只是拿那些钱帮营地里没有父母的孩子罢了。”刚说完这句话,伊阿宋就能猜到波西会说什么烂笑话了。

果不其然。

“是的,我知道,kid。”波西嘲笑他。

伊阿宋给了他的男友一拐子。两个人在沙发上闹作一团。

“不对,”打到一半时,伊阿宋突然反应过来,“我好像在信里写过特拉维斯和康纳是怎么帮我的。”

“哈哈,可能我不记得了吧。”

“杰克逊,你是不是根本没有仔细看完我给你写的信。”

“被你猜到了。”原谅他有阅读障碍症吧,波西真的有努力想看懂伊阿宋寄给他的那封信,不巧当时他正在为社会实践焦头烂额。

“其实,你上周寄给我的信,我也没看完。”伊阿宋在镜片后面转了转眼睛,“反正你现在都可以讲给我了。”

好吧,他们扯平了。

“下次用希腊语给我写信怎么样?”

“你先用拉丁语再说。”

“还是算了。”然后波西一把拽紧伊阿宋卫衣兜帽的抽绳,又飞速冲进卧室。

伊阿宋边和自己的兜帽搏斗边试图抓住波西。


“等下,我们不能再闹下去了。”伊阿宋握住波西的一条大腿。

“为什么?”波西骑在他身上,挑眉问道。

“你不会忘了今天我们要参加马特琳娜的婚礼了吧。”

波西骂了一句希腊脏话,“我真的忘了。完蛋,我甚至连套正装都没有。”

“你可以穿我的,也许裤腿会有点长。”

波西听懂了他在暗示什么,他不满地抗议:“你只比我高一英寸。”

他抱怨的样子就像一只海豹宝宝。伊阿宋对波西释放了一个微笑。

老天,他真的帅呆了。波西想。


事实上,伊阿宋的衣服在波西身上刚刚好。“这是因为我的腿比较长!”


当波西和杰森走进婚礼现场时,马特琳娜正在入口欢迎客人。

“光彩照人,马特琳娜。”伊阿宋和波西夸奖道。

“噢,谢谢,你们真可爱。”马特林娜捂嘴笑了笑。


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大家跳着舞,吃着派对提供的零食,波西甚至给伊阿宋录了一段视频,可当一位客人开始对着草坪大吐特吐时,事情开始变得不对劲了。越来越多的凡人倒下了,现场一片混乱。

伊阿宋正忙着给一个失去意识的宾客做急救,而波西正手忙脚乱地薅起那些快要溺死在自己呕吐物里的人们。


“这算什么?”波西从一个倒下的人的衣服里翻出手机,他不知道打电话叫救护车和引来一群魔兽孰利孰弊,“集体食物中毒吗?”

“那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个没事?”伊阿宋大喊。


谢天谢地,这场婚礼实在公园里举行的,几个在散步的人发现情况不对已经开始帮忙,不用波西来打电话了。


警察在救护车到达后赶到,波西和伊阿宋在帮助护士把患者抬上救护车。

如果能够选择的话,波西绝对不想和警察打交道,他在阿瑞斯偷走宙斯权杖那一年就已经在警察的眼睛里出现得够多的了。

一名警员开始向两个人询问情况,另一个留着小胡子的警察正狐疑地盯着波西,好像他已经认出来波西就是那个轰动全国绑架案的可怜主角了。

波西假装自己没感觉到那个警察探寻的眼光。


“婚礼的新娘马特琳娜是我的邻居,我们是来参加婚礼的,大概派对开始半个小时的时候,他们就倒下了。”伊阿宋回答着警员提出的问题。

“嘿,我们在准备小吃的餐车里发现了这个。”另一个警察手里提着一小包物体走了过来。

“这是大麻。”那个留着小胡子的警察说。

“是的。天哪,太疯狂了,在婚礼的小吃里加这种东西。”

“孩子们,你们知道谁是餐饮负责人吗?”

“我记得是一个矮个子的男人在给大家递小吃。”伊阿宋回忆着。

“再详细些呢?”那个警员在纸上记录着。

“他在那!”波西发出一声大喊,手指指向正蹑手蹑脚溜出现场的一个人影。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人身上。


然后是毫无悬念的追逐,逮捕。


“感谢你们帮我们结束处理这件案子。”

“这没什么。”

“你们真的没有感到身体不适吗?我建议你们还是一起去检查一下。”

“不,我们真的没事。”伊阿宋和波西摆手拒绝,在旁边那个始作俑者正被押上警车,他的眼睛神经质地抽搐着。


“救我出来。”

这句话突然如炸雷般在波西脑中响起,他下意识地转向伊阿宋,后者也同时看向他。

你听到了。

我听到了。

“有什么问题吗?”警察关切地看着两个青少年。

“没有。”伊阿宋和波西齐声回答。

但他们都知道,问题大了。

奥林匹斯之血的jercy浓度太高了,要得糖尿病了,哪个海神的儿子在海里中毒还要伊阿宋来救啊,呜呜,“他们会把对方脑浆打出来”甜甜甜

帕蝙的睫毛好长啊,隔着面罩侧影睫毛像小刷子一样

啊啊啊啊啊伊阿宋领便当了,虽然知道,但我没想到书里描述这么详细,现在就是心很痛💔💔

我好饿,需要一些甜甜的Jercy能量

手指头摸鱼

〖Jercy〗〖授翻〗Whoops, We're Boyfriends

简介:

每个人都以为波西和伊阿宋在约会,除了波西和伊阿宋。

摘要:

      最终,他抬头与波西对视了。他的凝视里有些不同的东西,某种令波西内里震颤的东西。
      “你知道的,波西。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对的。”
      “什么对的?”

      “我觉得我们在约会。”


只是在这里推一下,因为应原作者要求,这篇翻译不会发在别的平台上,如果感兴趣就去凹上看看吧。放下作品编号:36880195💗💗

我真的在翻了,只是这个太太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回我,明明别的评论都是当天回复的,哭哭,不过这个太太真牛,每一条评论她都会回复,而且还写过两百多篇HP的同人,


啧啧